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正文 第2701章 靈圖測試

      他們穿過了一座被鐵絲網隔離起來,好像透明迷宮一樣的廣場,廣場上有很多身穿藍色條紋病號服的病人正在曬太陽,所有病人的手腕腳踝和脖子上都佩戴著金屬環,腦袋上還粘貼著許多感應貼片,每時每刻輸出著他們的腦電波數據。

    絕大部分病人都相當平靜,沐浴在暖烘烘的陽光下,靜靜遠眺著近乎黑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也有一小部分病人的眼窩深陷,雙眼紅腫,喋喋不休,顧自轉著圈圈,不壞好意地打量著旁人——這些病人大多被鐵絲網隔離開來,享受著單間的待遇。

    見到李耀和龍揚君穿過透明迷宮中間的通道,有些病人不為所動,繼續靜靜看著大海,也有些病人含混不清地向他們說著些什么,甚至有些病人好似野獸般扒在鐵絲網上,沖他們發出怪誕的笑聲和低沉的嚎叫。

    他們就像是經過一座年久失修的動物園,兩側籠子里是餓了三天三夜的猛獸。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圣盟人嗎?”

    李耀小聲問龍揚君。

    “不是,都是些普通的精神病人!

    龍揚君說完,自己也笑了,“不過,會送到諸葛院長這里來的精神病人,也談不上‘普通’啦,他們大多是窮兇極惡的殺人犯,十惡不赦的狂徒,滅絕人性的野獸,犯下的罪行可不只是單純的殺人——至少要一口氣殺死幾十上百人的連環殺人犯,面不改色將自己一家老小統統殺死的畜生,或者毫無心理負擔毒死一所小學所有孩子的瘋子,才有資格被關押到這里,他們是真正的人渣,徹底的敗類,披著人皮的惡魔,人性層面上的畸形兒和類人猿,總之,你不必有任何心理負擔,倘若你看過記載他們累累罪行的卷宗,你一定會用比諸葛院長更殘酷十倍的手段來對待他們。

    “話又說回來了,有時候我還蠻喜歡這些精神病人的——正常人受到社會和道德的制約,往往會隱藏甚至扭曲自己最真實的一面,修真者有修真者的道德,修仙者有修仙者的道德,所有人都在心靈上佩戴了一層假面具,只不過面具上的圖案稍有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“只有這些精神病人,這些被域外天魔侵蝕了大腦防線,解放了最深層內心的家伙,才能毫無保留、肆無忌憚地綻放,呈現出人類最純粹,最本源的一面,如果說‘修真’就是尋找真實自我的話,這些家伙,或許早就找到屬于他們的‘真實’了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嗎,武英奇掀起的那場太陽風暴肆虐整個極天界,天極星上絕大多數地方都受到了影響,偏偏第三研究所這里,無論精神病人還是醫生,受到的影響卻是最小的,很多最嚴重的病患,即便直接暴露在‘洗腦光波’之下,都沒有絲毫異樣。

    “人死過一次就不會再死,崩塌的高樓沒辦法再次崩塌,精神徹底崩潰的患者,大概就不可能被再次洗腦了吧?

    “將這樣的精神病人和圣盟人放到一起對照研究,就是第三研究所最大的特色——我們常說圣盟人都是一群毫無人性的瘋子,卻又很難直接對他們展開研究,那么,就找另一群相對容易研究的,毫無人性的瘋子過來,兩組瘋子放到一起,研究他們極其微妙的異同,通過‘精神病人’這樣一個‘參照物’,去探索圣盟人的奧秘,這就是諸葛院長的方法!

    李耀在龍揚君的指引下,終于見到這位隱居孤島的精神領域專家“諸葛經綸”。

    諸葛經綸十分符合他想象中那種“研究瘋子”的形象,滿頭鳥巢般亂蓬蓬的頭發簡直比李耀更加不堪,一身臟兮兮的白大褂上涂滿了各種可疑的污漬和液體,不知道幾天沒認認真真洗臉,臉上每一個褶子里都藏著黑黢黢的污垢,兩只耳朵后面起碼夾著三四支不同色彩的筆,一笑起來,嘴巴裂開到了耳根,和外面那些研究對象沒任何差異。

    他就是那種“兩耳不聞窗外事”,最典型的研究者,無論外面的局勢怎么變化,上面的領導者換成是誰,甚至連昨天轟動整顆天極星的登基大典,和他都沒有半毛錢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黑風之王,禿鷲李耀”的名字,現在整個帝國都是如雷貫耳,但是龍揚君將李耀介紹給他,他也只是簡單道了一聲“黑風王”,就雙手亂搓,不知該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他和龍揚君還稍微熱絡點,或許是因為龍揚君第二次執掌獵妖師協會的大權之后,又給他送來源源不斷的研究經費以及“樣本”的緣故,他一見到龍揚君就兩眼放光,干脆把李耀這個“黑風王”晾在一邊:“東方會長,你來得正好,我們剛剛完成了最新版本‘靈圖測試’的改進,準確率比舊版本又提升了2.5%以上,要不要看一下?”

    那神氣活現的樣子,頗像是一個發明了新游戲的大孩子。

    “新一代‘靈圖測試’啊,當然要看了!

    龍揚君干咳一聲,掃了李耀一眼,有些尷尬道,“不過,諸葛院長,我上次就和你說過,‘東方明月’是我打入逆賊內部的假名字,我的真名是龍揚君,你還是叫我‘龍會長’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東方會長,龍揚君是吧,我記住了東方會長!

    諸葛經綸興奮得直搓手,“這邊請,東方會長,還有黑風王!”

    李耀和龍揚君對視一眼,跟隨諸葛經綸進入了地下三層,“靈圖測試區”。

    圣盟人被“至善之道”束縛,本身并沒有七情六欲,但為了滲透帝國,在正常人的社會中潛伏和活動,卻又可以模擬出惟妙惟肖的情感。

    而“靈圖測試”,就是精神研究領域,用來鑒別“真實情感”和“虛擬情感”的一種手段,亦可以說是帝國防御圣盟秘諜滲透的最后一道防線。

    數百年來,圣盟人一次次改進他們模擬情感的技術,成功欺騙了一代又一代的靈圖測試。

    而帝國人也不斷升級靈圖測試的方式和內容,力爭更敏銳,更復雜,更精確,能通過極其細微的差異,將隱藏在正常人中的圣盟人揪出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了。

    諸葛經綸將李耀和龍揚君帶到一面單向透明的落地鏡前,鏡子里是一間狹窄的測試室,寬大的金屬桌兩側,分別坐著研究人員和測試者。

    研究員是一個溫文爾雅,面帶微笑,讓人一看就生出好感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測試者卻是一個長著酒糟鼻和啤酒肚的中年人,目露兇光,一看就絕非善類。

    研究員專心致志地敲擊著微型晶腦,時不時還抬頭沖測試者露齒一笑,顯得既訓練有素又充滿人情味。

    測試者卻被柔性金屬條牢牢捆綁在座位上,神情焦躁,坐立不安,深深凹陷的眼窩中,不時綻放出野獸般的光彩,喉嚨深處還發出“呼嚕呼!钡穆曇。

    而兩人之間的金屬桌,竟然是一塊巨大的平板光幕,流動著五彩斑斕如漩渦般的抽象圖案,每時每刻都在變幻,呈現出極盡絢爛,千變萬化的姿態。

    斑斕的光影投射到研究員和測試者身上,以及四周冰冷的墻壁和雪白的天花板上,把小小的測試室映照成了精神病人的腦室。

    這五彩斑斕的光影,就是所謂的“靈圖”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沒辦法取消這些……亂七八糟的光斑!

    研究員終于往微型晶腦上敲下了最后一個符文,大功告成地揉了揉脖子,沖測試者充滿歉意地笑了笑,“沒有晃花你的眼睛吧,告訴我,你覺得他們像是什么,看上去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他媽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測試者像是一頭被困在陷阱里的野獸,縮著脖子,充滿警惕地說,“測試開始了嗎,這也是測試的一部分,我非說不可,嗯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別緊張,放松,放輕松,這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研究員攤手道,“例行測試而已,你知道我們這是全帝國最棒的療養院,以你犯下的罪行原本不可能被轉到這里來的,算你運氣好,但是我們必須確保你不會對別人造成傷害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你瞧,我也不知道這些光斑和圖案究竟算什么,都是上面的人,那些自以為是的聰明人弄出來的,大概唯一的目的就是證明他們很聰明,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坐在這里,面對形形色色的人,打開開關,問你們一些問題,然后你們去享受陽光和大海,我下班回家,就這樣,例行公事,所以我們快點兒解決,各走各路,好嗎?放松,深呼吸,放輕松,開始正式回答,好嗎?”

    測試者又嘟噥了一聲,不情不愿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研究員微微一笑,又打開桌上的一尊微型法寶,看上去有些像是放大鏡和瞄準鏡的混合體,通過它,可以清楚看到測試者飛速顫動的眼球,以及眼球上的血絲和瞳孔中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,這他媽是什么!”

    測試者再次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“放松,放松,一個……無關緊要的小工具而已,我在這個房間里坐了三年,從來沒關心過它究竟是什么,別管它,我們開始,好嗎?”

    研究員清了清嗓子,道,“第一個問題,想象一下,你無意間抬起手臂,發現手背上叮著一只綠色的黃蜂,你會怎么做?” ( 修真四萬年 http://www.shpzgh.live/3/3439/ 移動版閱讀 m.qishu999.com )
(快捷鍵:←) [上一章] [本書目錄] [下一章] (快捷鍵:→) 返回奇書網首頁